国阵伊党联手的动机和杀机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6年5月29日
巫统在国阵里一党独大,这次不惜出卖东西马非巫裔、非穆斯林成员党的结盟创党的信念,铤而走险与伊斯兰党联手,巫统党魁纳吉和伊党党魁哈迪阿旺的动机是什么?杀机在哪里?马华、民政、人联、国大党及东马各非穆斯林土著政党若有良知,被巫统出卖后,是要跪着生还是站着死?举国上下等着瞧!

有史以来,国会辩论法案都由当朝政府主导,任何私人法案从来未曾见过天日。5月26日,今年第二季国会会议的最后一天的最后5个小时,首相署部長(国会事务)阿莎丽娜和伊斯兰党党魁哈迪互相配合,在毫无预警下突然提呈动议,让也是登嘉楼马朗区议员哈迪的伊刑法私人法案爬头,越过政府事务,试图当场交予国会下议院一读,然后辩论表决。
当天,国会一如往常午休后于2时30分复会。鸣钟就位前,我看到哈迪全部的核心班底早已进入国会候师待命,阿莎丽娜一走进国会,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马上趋前和她交头耳语。当时出席的议员人数不多,场面萧索,深有遭人埋伏、突击、暗算的感觉。过后,议长班迪卡亲自现身主持会议,反对党方只见行动党议员齐声反对,马华民政人联国大党议员则全面鸦雀无声,一场火箭舌战议长激辩后,议长决定护航国阵政府和伊党的联手议程,允许哈迪的私人法案上档宣读。
脑里翻滚的第一个意念,是伊党加盟国阵已是定局,国阵政府支持并允肯伊党党魁的伊刑法私人法案爬头,是大家互相勾结、礼尚往来的体现。第二个意念,是所有穆斯林国会议员绝对不敢点名拒绝任何与宣扬伊斯兰教有关的法案,会被迫一致支持和通过,向宗教阴影和舆论压力低头,管不了什么捍卫开国宪法的大前提。第三个意念,是本季国会开会时间只剩最后5个小时,国阵与伊党是否想趁国会出席人数稀少时,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将伊刑法生效,速战速决而不必后奏?
对第一个意念,我深觉伊党加盟国阵是生米早已煮成饭,所欠的只是择日过门。第二个意念,哈迪花言狡辩其私人法案只对穆斯林实施,其实是部署陷阱,笼牢所有穆斯林议员不得反对。明目上,哈迪将其伊刑法私人法案再次修正,巧妙避过修改宪法,因此只需国会大多数票(112票)支持便能动过。国会222名议员当中,除因直升机失事而悬空的两个议席外,朝野共有135名穆斯林议员(即国阵86名、公正党16名、伊党14名、砂州土保党10名、诚信党6名、行动党2名及独立人士1名),哈迪想以14票吸引党外125票凑数,必须得到国阵大哥大巫统的淫威压迫,才能成气候。
第三个意念,是看到哈迪伊刑法私人法案获得爬头后的战略,先在国会宣读其私人法案纲要,成功将之纳入国会记录,然后峰回路转,引用国会会议条规第15(5)条,要求议长允许将其私人法案展延到今年第三季国会(10月17日至11月24日)才继续一读、辩论及进行表决。这是一本精心经营的政治脚本,国会议长、巫统部长及伊党各人不同心态但依旧照着脚本背书,政治意味多过民主立法,更遑论是弘扬宗教的动机。
政治意味多过民主立法
问题是,既然哈迪决议将其私人法案延迟到10月会议才重提一读、辩论及表决,为何国阵急不及待非要在本季最后关头让它爬头及辩论不可?从现在到10月会议究竟有何重要事件会发生?屈指一算,一、6月3日是伊党全国代表大会,哈迪需要一个狭义宗教尚武的平台来弥补上届大会后发生的党分裂,造成诚信党一夜之间以6个国会议席与它抢食穆斯林票仓。二、6月5日双补选提名,情势凸显国阵、伊党、诚信党代表希联三角战的局面,巫统和伊党十八万火急,须为各自盘算慌张。
理论上,补选的双议席非穆斯林票各占30%,如果非穆斯林票依照2013年大选走势,80%倾向反对党而益惠希联诚信党(即总票数的24%),国阵及伊党则须分争余下的76%穆斯林票;而如果这76%票仓又三分天下(即三角战各方赢得25.3%穆斯林票),而20%非穆斯林票完全掉入国阵票箱里,那么希联诚信党预料会赢得49.3%总票数、国阵/巫统预料取得45.3%、伊党则挑大旗以25.3%票数殿后,会输得非常难看。
也因如此,国阵及巫统必须破坏希联与诚信党的可能票仓,不惜牺牲伊党的威望,只求杀出重围,以便核准早前国阵砂拉越大胜的战绩,不然纳吉的威信仅是海市蜃楼,被人耻笑。
综合上述各点再问,巫统和伊党联手出击的杀机在哪里?我个人看法,不外是篡改联邦宪法,先在国家立法阶段让伊斯兰刑法能在吉兰丹实施,一旦打开骨牌连环倒的闸口,伊刑法便可在全马各州延伸实施,使世俗国联邦宪法变调。察往者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希联火箭及国阵非穆斯林成员党都负驮历史使命,必须以行动代替口号,挺前捍卫开国宪法世俗国制度的精神,死而后已。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