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与中美俄《新三国演义》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7年1月22日

立场倾向俄罗斯的特朗普,外交与经济主张对中国不甚友善,选战期言行引发民意两极化,而今宣誓就任,令中美俄三国鼎立局面显得更加厄突,活像新版《三国演义》勾心斗角的博弈戏码。

记得三国时代名军师司马懿曾说:“为人者,有大度成大器矣!”,看见特朗普崛起前后的言辞肚量,我在盘算,美国社会能否快速转移心态,接受 “乱人总统” 时代,是颇有趣的课题。

个人虽对特朗普的内外政策没甚好感,但仍追看整个就职典礼的网媒滚动报道及电视直播,主要是想以第一时间聆听他的就职演讲。各大电视台直播都刻意闪避民众街头抗议特朗普的镜头,但他的总统处女演讲,听来措辞异常尖锐,印证他选胜前后的政治立场,贯彻一致,那就是:他要 “美国再次强大、样样美国为先”。所以,他的就职演讲也同时引入选战期的口号:“购买美国货!雇佣美国人!” 今后,如果经济策略上美国真的闭关锁国,相信中国及欧陆领袖会很头痛。

其实,特朗普能否放手大做,尽情发挥个人施政主张,仍是未知数。共和党虽已牢牢掌控众议院及参议院,但美国毕竟是三权分立的民主典范,宪法赋以总统当家的法权,特朗普仍受立法和司法的限制。因此,特朗普就职演讲虽有提及大兴铁路、公路、桥梁等基础建设及制造大量工作集会的万亿美元计划,但共和党党内存有强大声音要削减政府开支,特朗普如何斡旋过关,是他短期内必须过关及格的考验。

目前阶段,世界大国对特朗普就职后的外交、经济政策走向,仍存戒心及保持静观其变的观望态度。同样的,权威媒体及时评家也笼罩于不明朗氛围中,立论充满揣测和猜疑。基本上,从特朗普不照牌理出牌的姿态,大家都认为特朗普会推行一套全新的地缘性战略,甚至彻底改变全球地缘性政治的旧格局。

针对这点,英国《卫报》专栏作家西门蒂斯德尔 (Simon Tisdall) 就开门见山这么说:特朗普会朝着1972年尼克逊总统 “中国牌” 策略逆向运行,当年尼克逊是联中抗(苏)俄,现在是联俄抗中。这也就是我上面提及的《新三国演义》冷战2.0局面,后果殊是难料!中俄关系始于共产思想,源远流长,但罗贯中《三国演义》劈头有说:“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中俄能被特朗普离间而闹分吗?这正是当代地缘性政治洗牌必须勘探的新版图。

联俄抗中战略

摊开资料,特朗普联俄抗中战略,并非选战时心血来潮的口号。早在 2015 年夏季宣布参与统选初期,特朗普已对媒体表示:“永远永远不要逼俄罗斯和中国联手,但欧巴马已经走错路!” 2016 年,特朗普又对媒体透露:“你永远永远不要帮倒忙来促使俄罗斯和中国联手。看!现在他们真的联手起来了,而且走在一起比以前更近了,现在俄罗斯开始向中国卖油!是我们逼他们走在一起的。”

也许,我们可从另一角度阐释,为何特朗普要亲俄反中?是不是在经济水平,俄罗斯不再威胁美国利益,反而是中国经济现已远远超越自己,才是实实在在的威胁?这个谜底,相信很快就会看见苗头。

摊开近史,美国自70年代即采取联中反苏战略(苏联是俄罗斯前身),直到 1991 年苏联解体才见美俄关系缓和,但后因科索沃、车臣纷乱冲击美俄利益,双边关系又趋紧张。2000 年,普京以强人姿态出任俄罗斯总统,美俄后因北约向东扩展势力而逐渐交恶。事后,普京指挥俄罗斯并吞乌克兰领土克里米亚半岛,引起世界公愤,美国率领欧洲国家对俄罗斯施以制裁,无形中促使中俄关系日益亲昵。时过境迁,如今特朗普试图推展美国前所未有的 “联俄抗中” 战略,能否获得共和党内敌视俄罗斯的党领袖的祝福?相对的,普京会否罔顾中国的财经势力而自愿上钩?特朗普又将如何针对俄罗斯违背北约立场却撑腰叙利亚政权,进行舆论漂白?

中美俄《新三国演义》如何上演,我把关键锁在特朗普就职后的续后步骤,要看他的幕僚与内阁成员组织。基于特朗普强烈把持亲俄反中战略,他除了不停抨击中国,相信也大事招揽反中的鹰派人士入阁,参谋共事。所谓兵来将挡,中国肯定也会严阵以待。情报扫描下,我察见习近平最高经济顾问刘鹤这个人物,他是改革派经济学家,主张务实式经济自由化和提升市场地位的战略,是习近平抵御特朗普攻势的理想幕僚。

但我心中仍还盼待,三国时代的周瑜、诸葛亮、曹操、司马懿军师斗法的场面,今世会再出现吗?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