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制华,马华民政还有市场吗?

《摆渡人的歌》专栏 #331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6年12月4日

细读今年巫统代表大会的数个首要演讲,脑里油然忆起二战战犯德国纳粹党领袖兼盖世太保密警创始人赫尔曼格林(Hermann Goering)在牢狱中进行心理学家侦访,谈及美国民主制度下人民代议士对反战有话语权的回应:“哦,那是好事,不过无论他们有声或无声,最终人民还是要屈服于领袖的指示。这很容易。你只消告诉他们,现在有人在攻击你,你要痛骂所有和平主义者缺乏爱国精神,使国家陷入危机。这个口号,用在任何国度都通!”(请点击:https://en.wikiquote.org/wiki/Hermann_Goring

今年巫统大会领袖口号中,涌出赫尔曼格林思路的几道平行线:一、马来人刻正面对围攻;二、攻击马来人的坏人都缺乏爱国精神;三、这些坏人已使国家陷入危机;四、如果这些坏人取代巫统和控制政府,马来人将一无所有;五、为了捍卫马来人权力和伊斯兰,党员必须遵从巫统领袖的指示。

什么指示?巫统党员必须团结,对抗马哈迪叛党!对抗行动党反巫反伊!结果,巫统各路山头在辩论领袖演讲时,大家一呼百应,齐队把枪口对外,对准马哈迪和行动党乱枪狂射。其中,流弹也射及国阵成员党马华和民政,有人要廖中莱让出交通部长职位,有人要马袖强对伊刑法闭嘴,反而是砂拉越人联党,站着躺着都不曾中枪。

表面上,巫统的数学不及格。我国民选下议院总共222个国会议席,执政需要简单多数票即112议席,行动党参选选区历来最高50席,胜选率历来最高是2013年共夺38席,离开简单多数票执政的112席指标还很远,巫统竟把行动党列为来届大选的头号夺权人,逻辑何在?

马来西亚的前瞻要放在哪里?从政治角度看,今年应是大选前的最后一次巫统代表大会,巫统领袖借机立论营造党员团结,以荣禄勋位来激励各山头土阀,甚至妖魔化政敌加以鞭策,都是无可厚非的政治伎俩。然而,巫统身为国阵政府的主干,在全国精英大会中错过契机去展示富国强民的方策,使党员沉沦于无谓的种族与宗教的纷争,完全忘却如何在国际市场的竞争求存的逼切性,这才是国家陷入危机的真正隐忧。

巫统主席本身深陷1MDB风暴而不能自拔,在国际舆论面对负面评估,早已是不争的事实。若与新加坡当局刻意选择巫统大会前夕,高调拿办及严惩涉及1MDB洗黑钱罪行的国际银行,而马来西亚这边厢的中央银行、反贪委员会、总检察署、皇家警方,却对这单国际丑闻一致言其他和顾左右,是一个强烈的对照和讽刺。但这也是纳吉在党代表大会首要演辞的主旨:转移视线,自欺欺人,为了确保巫统继续执政,必须不顾一切,宁可玉碎,不求瓦全。

2008年政治海啸不啻已将我国推入严峻考验的局面,2009年巫统换首、政府易帅的7年来,显见巫统缺乏改革动力,造成国家经济转型只是空雷无雨,领袖只重修饰门面而忽视软实力。现今巫统的政治斗争,是建在财益的根基上,在百物萧条环境下,巫统的突围号召仅是建立新总部。因此,军阀山头高高在上之余,思想前瞻的才俊休想在巫统寻出头。

从另一个角度看,巫统为了大选胜算,宁可孤注一掷,宁可顺从伊斯兰党借修改《1965年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法令》得寸进尺的隐议程,宁可撇开联邦宪法世俗国制度的使命感,宁可无风起浪祭起扶巫强伊旗帜,宁可恐吓非巫非伊族群不得反对有关伊斯兰刑事权限的355法令修改,实质纯以狭义民族主义挂帅,不是现世的全民政党。

明年是默迪卡60周年金禧纪念,此番巫统领袖公然竟以强我弱他的指示,讨伐政敌,分化全民团结的根基,大家要问,一向标榜 “公策共识” 的国阵,巫统一党独大、一手遮天大发淫威下,马华民政突显那副奴颜卑膝的政治理念,往后还有市场吗?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