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355法令,看国阵伊党布局

《摆渡人的歌》专栏 #330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6年11月27日

本年第三季度国会刚结束,我亦完成人民代议士的职责,参与财政预算案辩论,主要提及国际贸易外交新环境,对东南亚地缘政治所带来的冲击、危机及挑战。

但这轮长达六周会议最具争议性的环节,莫过于国阵和伊斯兰党如何勾结布局,为修改《1965年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法令》(简称355法令)打开城门,试图摧毁联邦宪法精神,危害世俗国体制,侵袭非穆斯林少数族群的宪法权益。人在国会现场,我亲身体验由巫统与伊党代表的多数族群,如何在国阵惯常宣扬的 “共策共识” 理念下,推使马华、民政及砂沙的非穆斯林国阵成员党,彼此各演大戏,但心照不宣地齐齐出卖良知,让伊党党魁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爬头,同时留下狐狸尾巴,将这个分化国民的伊斯兰法令延至明年3月,再在国会翻滚。让我为大家分析。

一、国阵伊党一而再、再而三的勾结布局,危害少数族群权益。依据国会传统,议员私人动议 (Private Member’s Motion) 有时会因课题急迫、议题特定及符合局势所需,才偶有机会获准爬头越过政府议程,进行紧急讨论;至于议员私人法案 (Private Member’s Bill) 则从来没有机会爬头抢先政府议程,在国会提呈及辩论。哈迪曾在2015年6月的国会中提呈修改《1965年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法令》私人法案,但被议长搁置不动。今年5月,哈迪稍将草案修改后重新提呈,竟然获得国阵恩准,由两名首相署部长(再米尔及阿莎丽娜)穿针引线,并在马华民政毫无反对下,亮绿灯让它爬头宣读。当时是雪州大港及霹雳江沙国会双补选前夕,给人浓厚的政治意味,但哈迪提呈私人法案之后,就向议长申请延至下一季度会议(今年10月)才进行讨论。果然,哈迪的私人法案在10月17日的首日国会议程中重现。

政治意味浓厚

11月22日财政预算案辩论总结,留下最后两天的立法空档,当天竟由巫统老二兼副首相亲自出马,召集朝野双方135名穆斯林国会议员开会讨论哈迪的私人法案,属于少数族群的87名非穆斯林国会议员则被边缘化,拒于门外。11月24日,哈迪私人法案获得爬头提呈,但法案内容有做修改,今年5月版没带刑罚上限,但11月版则将为伊斯兰法庭设下最高刑罚,即监禁30年、罚款10万令吉和伊斯兰鞭刑100下。这次,哈迪重施故技,以将会详述辩词理由,要求议长准许再次延至明年3月6日召开的下季度国会才重新提呈。

这个剧情安排令人非常心寒,整个过程我们看到由于巫统老二亲自出马压阵,马华民政也重施故技,权当双面人,在媒体宣布反对哈迪任何版本的法案,在国会殿堂却全体噤声,与巫统心照不宣,允许伊党的计谋过关。

二、国阵、伊党共修伊斯兰法案,违背联邦宪法精神。哈迪对非穆斯林软硬兼施,一边扬言修改355法令仅关系到穆斯林,不会涉及其他宗教教徒,一边却恐吓非穆斯林不得模仿印尼雅加达省长锺万学蔑视伊斯兰,同时警告非穆斯林不要插手挑战联邦宪法赋予穆斯林的权利。哈迪的理论根基,不但矛盾狂妄,而且在在罔视联邦宪法赋予国会的法权。

理由有三。甲、国会民主制度下,国会议员的首要职责是立法,因此全体222名国会立法议员有权针对每个提呈的法案参与辩论、责问和采取支持或反对的立法立场。在环顾国家大局及维护世俗国制度前提下,在国会反对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课题,纯粹是执行立法过程的法权,绝对不能被视为插手伊斯兰事务。

诉求处理盲点

乙、依据同样的宪法根基,如果哈迪认为非穆斯林议员在国会不能对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法令采取各自族群立场,包括投票反对,他就应该服膺国会民主制度的法权,将这种以宗教分化国民的违宪法案撤除,绝对不能借巫统撑腰而后以多数族群打压少数族群的手段,摧残独立建国的宪法根基。

丙、哈迪扬言将会巡回全国举办讲座及大集会,展示民众对其法案的支持,这里有诉求处理的盲点。狂热的宗教意旨,一经煽动便会变调离题,难以收拾。哈迪的私人法案既然涉及国会立法,他首要的职务是依理说服非穆斯林国会议员,而不是在国会殿堂外面嚣张声势。这是尊重联邦宪法,也是对国会立法的基本尊重。

三、少数服从多数国会民主格式下,遴选特委带有乱法的风险。依据国会立法程序,哈迪的2017年3月版法案若获国会多数声音接纳,国阵政府就有理由将哈迪法案交与总检察署检讨法律根基,再将建议交与朝野各党代表的遴选特委(Select Committee) 讨论,然后发布结论,再将之交回政府与总检察署决定接纳或反对的去向。依据国会民主传统,多数声音将会压盖少数声音,而少数族群报告 (Minority Report) 惯常没被纳入遴选特委报告书之中。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发生法案还没交予全体议员立法定夺前就盖棺论定的风险。

综合上述立法根基,有一个议题最鲜明,就是预防胜于治疗。但整个修法布局证明国阵、伊党开路为哈迪私人法案打开玉门关,宗教政治议程浓过宗教大同的使命,也是扼杀世俗国体制的前兆。行动党的立场,自加巴星 “要回教国就先碾过我尸” 那句话就已透彻坚决,为了维护非穆斯林少数族群的法权,马华民政在朝好办事,岂能等闲置之?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