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摸钱包,有比四年前更肥满吗?

《摆渡人的歌》#325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6年10月23

纳吉第9次以财政部长身份向国会提呈财政预算案,直播演讲将近150分钟,财算数据及图表超逾700页。论资讯是洋洋大观,需要慢慢消化才能洞悉详情,但若要探问庶民感受如何,大家摸摸荷包,就会冷暖自知。

这不禁令我想起1980年美国总统选举前夕,共和党候选人里根扔弃数据和吓人的财经术语,单刀直入,探问国民:“当你投票前,不妨问问自己,感觉上,你是否比四年前更好?去商场购物时,你是否能比四年前更阔绰?失业人士是比四年前更多、还是更少了?四年来,美国是否得到世界各国的更加尊敬?……如果你的答案是‘不’,如果你认为大家现在走的路是一条死路,那你就应该有个不同的选择。”(请点击:https://youtu.be/loBe0WXtts8)不言而喻,美国人听到了都摸摸荷包,扪心自问,揭开票箱,里根狂胜。人民的荷包,是选票走势的探热针!

36年前的美国国情,和马来西亚的时下实况相去不远,国民的荷包感受,相信也大同小异。纳吉连串9次替国家理财,坏在经年忽略经济架构改革,巧派糖果夺民心却令人到喉不到肺,多年累积的隐忧,终有一日会缺堤崩坏。

其实,解读财政预算案,不能单靠财政部长的讲词来定夺。摆在国会议员眼前的是2016/2017值年经济报告书、明年税收估计、明年开销估计、各部门资源拨款分配、及政府公务员与传递机制及人资配给的增减数据。我在财算提呈当天才拿到这批官方资料,因此,今天只能粗枝大叶地略谈2017财政预算案的策略,并对民生(日常生活成本的负担)、房屋、教育、经济、基建及医疗六大领域的潜能效应,做些浅读。

财算基础周边条件

先谈几个财算基础的周边条件。

一、假设性税收预测:财算的数据是以数种主观假设为基础,缺乏应对突发性客观因素骤变的能力。一、2017年财算,所有税收是以布伦特原油价 (Brent Crude Oil Price) 每桶45美元为根基;二、2017年经济成长率锁定于4%至5%之间,制造业成长率4.1%,建筑业成长率8.3%,服务业成长率5.7%、私人界投资成长率8.1%。我国是把税收的鸡蛋全部投掷在同一个篮子里,借原产品及制造业出口的经常账户余额(Current Account Balance)来推动内需,如果日后世界经济因美国利率提升、英国退欧激发外汇兑率波动、中国金融界泡沫化及成长率减热,马来西亚随时会变成瓮中之鳖。

二、持续性财算赤字:基本上,2017年财算总额是比2016年增多约100亿令吉,总开销估计高达2628亿令吉,而总税收估计是2189.8亿令吉,落差共计438.2亿令吉,造成入不敷出,赤字大约等于国民总生产(GDP)的3.15%。若要收支平衡,不是举债,就是增加课税。这是17年来大马经济及财算的惯例,隧道尽头的光线还很远。纳吉扬言将会火速访问中国,希望能够丰收回来,我听了心寒。

三、消费税,不得不收的课税:为了保持国债偿还记录不被国际评估机构恶评估低,纳吉必须锁定课税方位,增强税收。2017年消费税将增高1.82%至400亿令吉,相比之下,2016年消费税估计是385亿令吉,2015年4月1日开始征收消费税时,税收估计是仅是270.1亿令吉。

对比之下,过去两年国际原油及天然气市场进入严冬,国家石油的2016企业所得税减至85.17亿令吉,2017年缴税虽估计提升24.9%至106.37亿令吉。看来,纳吉是坚持动用消费税向庶民开刀,来补贴石油税收的流失,与你共渡时艰。

四、80:20资源分配方程式,屡试不爽:从纳吉9年来的理财记录,他只侧重调理眼前拮据,完全忽略架构改革的逼急,而2017年财算的80:20分配竟愈见失衡,行政开销高达81.7%,即2148亿令吉;发展开销则约减至18.3%,即480亿令吉(包括20亿应急储备金)。这足足证明,政府机制臃肿,其实不能确保内部传递运作的绩效,必需每年注射“维他命”针药。

五、侧重课税收入,增强现金流:  纳吉理财强制确保课税收入,除了上面提及的消费税税收增长,开始面对百业萧条的企业界征税,估计也将增加9.5%,从2016年的631.93亿增至691.93亿令吉。我们不晓得企业界会否被吓唬而慌逃国外,资金外流。此外,个人所得税总税收也预计增加6%,从2016年的281.63亿令吉,增至298.53亿令吉。由于有缴纳个人所得税的职场人口是以华裔为先,可见华人爱国的情操是不容置疑的。

六大领域潜能效应

现在回到上面所提的民生(日常生活成本的负担)、房屋、教育、经济、基建及医疗六大领域。

一、庶民日常负担:我们发现明年财算,除了优先惠及160万政府公务员,以及待享29亿土著议程的部分国民,其他设施的益惠都与广众擦身而过。

二、教育:政府大学的行政开销,将从2016年的76亿减至62亿令吉;此外,三间大学附属的大专医院(马大、国大、理大),财算配给将从2016年的11.8亿减至10.2亿。我们不但失去转型至研究与开发(R&D)的契机,更遑论将R&D商业化和普及化的效应。

三、基建:翻开2016财算资讯,工程部曾经出现5.93亿令吉赔偿付费大道经营商的 “仅此一遭” 拨款,这笔款项已在2017年财算中剔除,使工程部的拨款显得 “好看”,在固定费用方面,从2016年的6.03亿减至38万5000令吉。这可能表示明年所有付费大道公司,可以自行起价,人民可要自己保重。

四、医疗:2017年卫生部拨款将从2016年的214亿增至234亿令吉,增额等于20亿。但是,2017年卫生部财算有个新项目,名为 “医院支撑服务私营计划”,拨款额共计20.1亿令吉,这么浩大的数目,但整套财算报告没有提供任何详情,到时不知又要惠及哪个私营承包商了?

五、经济:有许多需要政府做担保但交由“特殊目的工具”执行的巨型建设计划,都不再列入财政预算案里,国民很难洞悉国债高举的实况。例如:从吉兰丹敦巴至吉隆坡长约600公里的东海岸轨道计划,估计耗费550亿令吉,但在财算报告书分文不提。这和MRT Line 1及巴生谷轻快铁延升线计划的开销一样,全部隐藏在这些政府担保的“特殊目的工具”狐狸的尾巴里,就算出现债务弊漏,也不必向国会负责。

纳吉财算讲词读到口沫横飞时,扬言将会火速访问中国,希望能够丰收回来;此外,他也宣布提供5000令吉予没有拥车的的士司机,配搭BR1M一马献金,采购国产车,来担任Uber司机,补贴家用。我在国会厅堂现场听了,开始发冷颤。摸摸钱包,大家觉得有比4年前,更阔绰吗?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