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从来不笑的国王

《摆渡人的歌》专栏 #324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6年10月16日

泰王普密蓬驾崩,18岁登基,88岁谢世,一生经历19次军事政变,体验35位军民首相在他麾下前仆后继,至终结束了在位70年(1946至2016)的神奇记录。

许多三代同堂的泰国子民,心中只熟悉一个泰王,将他视为天子的化身。2009年开始,泰王健康频频带恙,人民知道噩耗随时会传报,心中似乎早有准备,但辗转数年后泰王至终魂归极乐,举国哀悼的效应仍然晴天霹雳,泰国7000万人民顿时好像失去定海神针。在现代史的度里,普密蓬陛下的光辉事迹,应该是空前与绝后的。

依个人履历,我一向心仪三个国家。教育制度,我着重澳洲的前卫保守兼顾;科技创新,我崇敬韩国的拼命三郎;牵引新中国新势力惠益东南亚的地理险要性,我选择泰国。所以,我的国际人脉网络,一直朝这三国运走。泰王驾崩,正值中国演进一带一路的积极阶段,而泰国的民主管治每下愈况,军人篡夺民权的蛮横专制,现在是最为水深火热的时刻,往后继位的王储如何驾驭军人和民权之间的均衡,若要强民富国益国内,繁华共荣撑邻邦,是严峻的考验。

泰王普密蓬拥有多元才华,年幼时深受瑞士启蒙教育,年轻时耕耘爵士音乐、摄影、绘画艺术至农业、经济等方面知识,是中庸与现代化思维的象征,国家数次面临政治危机时刻,他能以立宪君主不参政的超然身份,挺身插手,化险为夷,因而深受国民敬仰和爱戴。

泰国是在1932年废除君主专政治国制度,过后军人屡屡鼓动政变,推翻民选政府,操纵国家机制和权利,造成泰王权位旁落。在君军对峙的狭窄游走空间,普密蓬曾有两次戏剧性举动,展现他扶持民主的倾向。

1973年,军人以暴力流血的高压手法压制民主运动的民众,并对庶民开枪射击,泰王普密蓬公然打开皇宫大门,让子民藏身皇宫保命。泰王单靠这招沉默的象征性行动,便使到军人颜面尽失,过后,塔侬基迪卡君将军(Thanom Kittikachorn)军人政权自动垮解。

1992年,军人素津塔将军(Suchinda Kraprayoon) 试图政变,同样采取塔侬基迪卡君将军的暴力流血手法,压制民主运动庶民。泰王普密蓬召唤军人与民运领袖入宫,更把将军与民运领袖共同在泰王麾下躬身俯首谢罪的尴尬镜头,通过电视现场直播,强制双方马上停止街边流血对峙,把祥和带回民间。这一招果然马上立竿见影,素津塔将军不得不辞职,而民选的民主政府也获得复原。

当然,2000年后塔信首相的势力崛起,造成功高震主的局面,有时评人对泰王恶视民选政府的立场颇有微言。针对这点,大家可以参考两本有关普密蓬的传记,一是名记者保罗韩德利(Paul M. Handley)的著作《从来不笑的国王》(The King Never Smiles),一是泰国宫廷授权威廉史提芬逊(William Stevenson)著作的代传《革命的国王》(The Revolutionary King)。两者落笔针锋相对,前者凸显后宫内幕轶事而被泰国全面查禁,但市面畅销,曾经三刷出版。

普密蓬驾崩,留下的圣位真空,相信难由王储轻易填补,而他遗下的军民对峙的政治颠簸,一时也难以妥善解决。难怪,普密蓬有生之年,曾经讲过一句戏言:“我没有离世的本钱。” 这,不啻是当年李后主的夕阳写照。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