垄沟长蕹菜,是大新闻

《摆渡人的歌》专栏 #323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6年10月9日

大家是槟城人,都知道福建话惯将沟渠称为 “垄沟”。最近,日落洞国会选区里双溪槟榔州选区的阿末诺路旁,被民政党高举 “居民代表”(JPP)新名堂的志工举报沟渠长满蕹菜,造成沟渠滞水滋蚊,新闻标题是箭射火箭政府(蓝眼不算)管治不力。

不得了,今时今日,垄沟野生蕹菜都有本事变成有图有文的大新闻,细读一些中文报的口气,好像人民代议士基本工作做不好,个个都要垄沟里翻船。后来,看见槟威两地共有11区出现地方政府绩效落差问题,从打枪埔鸟粪堆集不受理到曹观友吉打律组屋服务中心附近垃圾没清除,原来槟州民生问题丛生,民政党还放话要在另外48区举行同步记者会,为民请愿。

大选快到了,意即政治动物的冬眠期已经结束,是天公地道的情形。垄沟长满蕹菜新闻见报后,我三管齐下,推敲民政党寻求 “零的突破” 新招数和马华继续拥抱温柔乡的局面,分析308后8年中文报处理政治新闻的新角度和新方式,浏览网民在社交网络贴文顺耳刺耳的噪音,总算理出一些雏形概念。

第一、倒台8年后,反对党开始挑起反对党的职责,赞。自2008年马华、民政在槟州被连根拔起以来,国阵两届沦为反对党,士气消沉一筹莫展,一直没有积极扮演监督施政的角色。如果民政党的 “青年当家” 理念真的能够体现,那是槟州子民的福气,期望它能展现具体的力量来抗衡时任政府,一来确保没有任何政党能重回巫统一党独大的老路,二来也对政府机制及各级议员的绩效施压,务求政府上下必须严守各自底线,不让任何选区沦陷缺堤。这点,朝野两方面都面对张力,最终受益者是纳税人和广众庶民。

第二、民政党新秀进攻民生课题,符合的三分一,赞。所谓 “三民主义”,是孙中山为推展中国革命而产生的思想,雏形包括 “民族、民权、民生” 三轴概念,后来却因中国时局变化而有所增补。我们希望,孙中山的革命思想,今天还能继续生效及被各大政党活学活用,除了照顾民生,也兼而维护民族民权,看见MO1及各路高管涉及舞弊贪污,至少也要为民族、民权的千秋大业疾呼正义不阿。

第三、面对反对党举报,市议员及市政厅应该摒弃防御性姿态,水来土掩,解决民困。大家看见,反对党新秀的首轮火力,是借追击地方政府的弊漏来影射民选议员干事不力,是巧用 “项庄舞剑、志在沛公” 策略。可惜,我们看见一众 “政委” 市议员采取推卸责任及防御性姿态来应对,有的只顾反讥反对党不识联邦及地方政府职责范围的区别而胡乱告状,有的却把市政事务职责和同是市政厅属下的工程部、景观部互相推搪;他们忘了纠收纳税人税务的娘娘,依然是市政厅。相比之下,这群不必经历“五年一次民选”考验的市议员,表现竟是相形见绌,丢人现眼的意识形态。

第四、槟州反对党挑起地方政府职责范围的民生课题,却大意忘了主轴,也应该抓去痛打十八大板。时下,地方政府的职责和问政规范,是依据《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联邦政府收回旧有的地方选举制度,市长(或市政局主席)是直接官委,而属下24名市议员都是不必民选并以 “分猪肉份” 方式由执政党配合民间组织推荐委任,选民手中的第三张民主票的民权,早已失去多年。槟州新政府碍于地方选举是308的大选宣言,继而诉诸法庭但却败下阵来,现在似乎已经气馁和全盘放弃。英国民间曾经发动 “没有民选代表,就没有地方课税” 运动,联邦执政党成员应该借全国执政的势力,立刻恢复地方选举,还我第三张民主票才对。

但是,1973年民政党加盟联邦执政党,1976年参与废除地方选举,除了扼杀地方选举和盗窃选民第三张票,把一切管治伦理视若无睹之外,倒回来槟州竟有颜面呛声地方政府无能,获得中文报章尽忠报道天职的配合,垄沟长蕹菜成了大处理,理论伦理出现本末倒置,能怪谁?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