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知老马力、日久见旧人心

《摆渡人的歌》专栏 #322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6年10月2日

大选快到了,如今安华身陷牢狱,希望联盟缺乏一个马首是瞻的领袖,因此,首相人选一直是在野党悬而未决的问题。

最近,马哈迪现身率领零丁松散的巫统失意份子,成立土著团结党(土团党),号召希盟一起斗倒巫统与纳吉。讲到通过国会选举来取代国阵与巫统,关键是如何协调在野党各路分驰的马车,针对各党不同选区的胜算,排出阵势及避免多角混战,才能克敌。目前,这些先决条件都没有半撇,老马竟在伦敦隔山打牛,无端端做了一个 “小鸡未孵就开始算鸡蛋” 的谬论,宣称来届大选如果在野党胜利,其领导的土团党主席慕尤丁便有资格当首相。

老马讲话向来都预先给自己留个下台阶,在推举慕尤丁之际,也立下两个假想条件,一是慕尤丁会否被土团党选为党主席,二是慕尤丁是否会获得在野党联盟的认同,才能当首相。

老马表示,土团党章程设有 “制衡” 机制,谁人担任党主席然后担任首相,权利会被党内其他人约制,以确保往后的首相不会像现任首相纳吉那样事事擅自决定;因此土团当的首相在决定国家政策时,必须咨询党总裁及党中委。事实上,老马此刻也是土团党总裁,土团党推荐的首相既要听命老马,就是道明这老人要垂帘听政,和慈禧太后驾驭清朝皇帝没两样,是复辟封建制度的腐朽思想!

马哈迪倡议的土团党,党章列明是一个土著政党,党员必须是土著,非巫裔即非土著只能以副党员身份入党,此外,副党员无权担当党执委,或参与党选或大选。这是巫统一党独大的翻版,证明老马思维老路一条,不能带动大马走出新方向。

当然,很多人都知道,这是老马投石问路的惯招,但听了他的论调感到最为尴尬脸红的人,莫非是摆好身段等做首相的公正党署理主席阿玆敏,因为老马话里有骨头。阿玆敏本身可能不好意思发言,所有的讲话都交由党内人代发。

首先,希盟秘书处主任兼公正党领袖赛夫丁阿都拉联同公正党总秘书拉菲兹,皆不约而同一起提到土耳其曾有的 “过渡期首相 ”前例,可供马来西亚参考。但两人都异口同声说,目前在野党逼切要做的事情,还是先专注于成立一个更大的在野党联盟,其他都言之过早。

所谓 “过渡期首相”,根据赛夫丁理论,土耳其现任总统埃尔多安曾因为宪法阻碍而无法出任总理,而由阿都拉居尔先行就任总理,并在修宪后才改由埃尔多安接任。同样的,希盟的首相人选是安华,由于身陷监狱服刑,在野党可以推选过渡期首相,至于谁是 “过渡期首相” 人选,则模棱两可。

另一方面,拉菲兹也一样提起土耳其埃尔多安的 “过渡期首相” 前例,认同若在大选之后,一名指定人选不符合资格就任首相,仍能在去除所有法律阻碍之后才上任,就算大马之前不曾发生,但世界民主国家既然有了先例,并不代表大马不能这么做。他强调,安华目前仍是希盟公认的首相人选,除非有人能做得比他好,否则就算在野党同意推举慕尤丁为首相人选,同样难以让公众信服。结果,他对老马谬论放了马后炮:当前在野党并未享有稳定的支持,要谈论首相人选,是言之过早。

其实,摊开新闻资料库,所谓的马来西亚 “过渡期首相” 概念,首次倡议的终究还是安华本人。早在2012年1月,安华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曾经说过,一旦布城易主,而他入狱的话,将可委 “过渡期首相”,以待他出狱接任首相。过后,安华再次入狱5年,刑期是从2015年2月开始,同时服完刑期之后5年内不得参与国会选举,这是事实。

但从现实政治演变寻找折射,阿兹敏不顾安华家庭与老马纠缠恩怨的禁忌,选择与老马密切合作,或许是为了铺设 “过渡期首相” 而劳心劳力,没想到老马心目中的首相人选,竟是慕尤丁,不知听了心里什么味道?

小鸡未孵就开始算鸡蛋?这句英谚是讥讽做事本末倒置,将假想当事实,用妙想天开的谬论误导众人的乱人。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莫过如是了。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