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数大选:削足就履、杰利蝾螈

《摆渡人的歌》专栏 (#320)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6年9月18日

上周专栏我举出理由,强调来届大选不会在半年内举行,也提及首相面对内忧外患而不敢铤而走险提前大选。

无独有偶,选举委员会也在上周公告半岛与沙巴的选区重划建议,整个咨询过程至定案及上挂宪报,预料将费时半载至一年,更加确定大选难在明年3月间进行。此外,五年一任的本届国会将在2018年6月23日午夜才满期,离今尚有21个月,可让国阵政府和选委会更多空间做盘算。

国阵政府在2013年大选失去三分二多数票控制权,不能随意修改宪法,而增加国会议席事关修宪,必需三分二票数同意才能增添国会议席。选委会虽每隔8年就能献议重新划分选区,此次竟拖延13年才决定进行新选区划分,同时宣布没打算增加国会议席,显见国阵政府战战兢兢的紊乱心情。

独立以来,我国宪法制定奉行英国西敏式国会民主制度,国会大选除了体现 “一人一票” 选举代表权,也奉行 “多数票先过关”(First-past-the-post)制度。如果 “一人一票” 选举权制度被亵渎,那将是国会民主死亡的开始。很不幸,选委会发布的选区划分献议,的确带有这个征兆,让我一一道来。

选委会可以袒护时任政府在选区划分方面做手脚,这种做法英语成为 “Gerrymandering”,中译 “杰利蝾螈”,是指选委会摈弃中立,特为某方选举利益着想,而进行不公的选区划分方式。

上周专栏,我预测国阵及巫统会抛弃争取非巫人选票,重继2013年大选选票走势,进而侧重笼牢乡区马来票仓以策重新执政。因此,方策是规划城市选区密集高度选民,让反对党在城市强区高票胜出,而在乡野选区则集中较小的选民人数,让国阵候选人轻易胜出。

就以反对党执政的雪兰莪州为例,灵北 (PJ Utara) 选区将改名为 “白沙罗”(Damansara)。选民人数将超级膨胀76.2%,从现在的8万5401人暴涨至12万0439人,行将取代加埔(Kapar),成为全国最大的国会选区。此消彼涨之下,加埔国会选区选民人数则剧减30.3%,从14万4159人减至10万0456人。

选委会是如何在没有增加国会议席之下,将大量选民搬移到白沙罗选区?这不是什么鬼斧神功,选委会仅是将与现有灵北选区毗邻的梳邦 (Subang) 国席底下的武吉兰樟州席的5万4902人大举搬迁进来,然后将选区易名为白沙罗。此来彼往,梳邦国席将改名为 “双溪毛糯” (Sungai Buluh)) 国席,而选民人数将从目前的12万8543人减至7万3448人,减幅高达42.9%。

从雪州逐个国会选区选民的巨幅增减,我们看到一个特定规律,那就是在反对党强区,如多数票高于10%的选区,选区人数将暴增5.5%至76.1%之间,是鐘陀大摇摆。也许,唯一例外的是蒲种 (Puchong) 选区,选民人数下滑22.7%。这样一来,2013年大选反对党多数票仅有5%至10%的灰区,选民人数超级收缩,降幅达4.6%至42%之间。

至于2013年反对党以5%多数票胜出的选区,选委会好少理,选民人数大致变化不大。同样的,国阵2013年赢得的议席,选民人数也没太多波动。

在这方策下,选委会的确是乖离  “一人一票” 制度,严重亵渎国会民主真谛。因为,在选委会的选区划分献议中,竟然出现选民严重失衡:一、布城(Putrajaya) 国席依然保持1万7627名选民,等于灵北国席的11.7%;二、霹雳州玲珑(Lenggong)  选区选民是2万8078人,等于灵北国席的18.7%;三、硝山 (Padang Rengas) 选民2万8727人,等于灵北的19.1%、四、江沙 (Kuala Kangsar) 选民3万3113人,等于灵北的22.0%、四、巴力 (Parit) 选民3万3638人,是灵北的22.4%;五、宜力 (Gerik) 选民3万3832人,是灵北的22.5%。

这就是选委会配合国阵决议削足就履的方策,也正服膺 “杰利蝾螈”,但却完全颠覆 “一人一票” 的民主神圣,彻底盗窃选民的法权。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