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双溪槟榔,三个待嫁新娘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6年8月21日

民政党政治剧越演越走调,开始有点惨不忍睹。

2008年大选,四大天王争夺许子根留下的首席部长宝座,结果大选一起输掉,大家拉平手,没留下什么可争了。今天,民政槟州领导和中央因日落洞国会选区里的双溪槟榔州议席候选人的 “签证” 问题,立场对峙浮出台面,关键是三个诸侯一起争执一个州议席,大家不惜撕破脸。以后,如果地方政府也举行选举,到时会有许多喽啰为了争市议员而出来拼死活?我说这话不是幸灾乐祸,只是要代表日落洞选民讲几句良心话,让自己共勉,也供敌对党智慧借用。

2008年,我代表民主行动党中选日落洞国会议员,2013年重获蝉联,选举后每一天的工作,除了极尽为民服务使命,不外是为了交出成绩单,确保来届大选再次辉煌胜利,却不罢休。

日落洞国会选区是火箭打垮民政党最具战略性象征的选区,因为2008前,日落洞属下一国三州议席,是民政党全包,它也是全国国州议席民政全包的唯一选区。它的战略性价值就是,若在日落洞一举铲掉民政党国州议席,民政党桥头堡形同崩溃,它的声势等于民政党从槟州连根拔起,人民绝对不会看走眼。

过去两届大选,我和团队沉着应战,细心规划地方战略,终于替党完成这个使命,成功排拒民政党夹着国阵资源猛攻的威胁。来届大选,相信我的团队也将抱着同样的心理应战,一、不敢将选民选票已入瓮般当成理所当然 (taken for granted);二、根本不敢轻敌民政党反攻复地的破零决心。

民政党因双溪槟榔造成内部失衡,根据新闻报道,关键人物是全国副总秘书涂仲仪,他是我们火箭团队的手下败将,2008年,他以16246多数票败在我手中;2013年,他又以4707票败倒林秀琴裙底下。无论如何包装自己,涂仲仪在日落洞两次成为票房毒药,两次被选民唾弃,讯息很明晰:人民是老板,你要信服选民的断定和智慧。

记得2013年,我在日落洞选区的对手是吴洑安,可说是最没火花的选举。我们两人各自肩负党的委托而竞争,无言中却有默契,选战时两人的团队只突显各自的政治主张和党竞选宣言,没有人身攻击,是一场君子之战,连媒体也给赞。回想2008年选战最后阶段,有人打出匿名横幅对我人身攻击,这些小人动作的物证图证,我一直珍藏到现在,成为茶后话题。

今天再看涂仲仪和胡栋强在媒体公众洗底裤的新闻,虽然双方版本出现罗生门,但胡栋强的讲法,前前后后不但呼应党领袖邓章耀几天前的开场白,回应对方的手法,也颇温文得体。其中一段提到涂仲仪召开记者会时说宣布辞去中央党职,扬言不会接受挽留,除非换掉视他为眼中钉的槟州领袖。

面对对方 “挟天子令诸侯” 的霸气,胡栋强的回应却是语重心长,只说:“州委是由州代表选出来的,不是谁说“要换掉谁跟谁”就可以换的。”胡栋强也不忘提醒涂仲仪,既然身为全国副总秘书,应该很清楚整个规则,州委是由州代表选出来的,并不是说要撤换就可撤换。这点我很赞许,做政治工作,原本是长途考验个人的操守,许子根经常提及文天祥的“时穷节乃见”这句话,为何不听?

这篇专栏,是写给我在政治征途中的同志和政敌一起共勉,打包回家的送礼,只不过是要强调,在政坛要记得选定原则而坚持,不做应时应景的墙头草。那是非常嗔、愚、蠢的做法。不是吗?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