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两线制,乱了!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6年8月14日

第14届全国大选的脚步越踏越近了,政坛开始挤现巫基新政党,文宣诉求犹是冲着巫统而来。马来人因肤色和宗教而团结的传统特性,会否从此解体,铁票被五马分尸?我国政治稳定会否从此开始摇摆?相信不多久会有更清的迹象。但从马哈迪成立大马土著团结党(土团党),没在在野党阵线激发奋情,显示众人视线迷糊多过矜持谨慎。

土团党注册当天,创党倡议人马哈迪抱恙入院视察,说得迷信和粗俗化,不是好预兆。如果这个政党的政治目标,只是局限于对峙纳吉、取代巫统、重创国阵,在毫无宏愿之下寿命恐难持久,很快会被善变的民意淹没。

土团党的创世纪写法实在过时,硬性规定非土著仅能当 “附属党员”,意即非马来土著不能如同马来土著普通党员般参与党选,只能接受委任担任党职。单是这点,便已惹来种族歧视谩骂声,长久以来非马来土著被人以 “次等公民” 对待,还不够吗?今时何年何日,竟敢再从 “次等党员” 名份来沿袭种族歧视的潜议程,有谁肯重蹈巫统的覆辙?

也许,这也愈加显示土团党的政治毅力,仅是旨在迎合马来族群的好恶,争取巫统党员倒戈相向,但仍延续支持变调的巫统。老马换汤不换药,我国政局绝对不会改观。更甚的是,这会引起非马来人强烈的被拒感,缔造反效果。矛盾、矛盾、矛盾。

如果,土团党想要依偎希望联盟来极速壮大,更在大选辉煌胜出,然后借势主导马来政治势力,届时各党诸侯如何平起平坐?公正党里的马来至高领导层要怎样迎合兼容、伊斯兰党与诚信党伯仲之间如何取舍?马来势力在公正党、土团党主导下,行动党被迫靠边站,它将如何继续转型,号召非马来精英的加盟?头痛、头痛、头痛。

早前槟城州政府考量提前大选,公正党迫不及待即显露出司马昭之心,趁行动党之危索求更多议席分配,足见来届大选时,希盟议席分配将要大费周章。土团党党员清一色马来土著,一心想要靠拢非巫统巫基政党,联手一起歼灭巫统,议席分配方程式,不外是选派巫裔候选人竞选巫统原有的马来议席。到时,希盟政党之中,谁肯大大方方地孔融让梨,贡献自己的议席让土团党上阵?

更糟的似是而非事,是公正党的政治意愿与玄策。先前国会双补选中,公正党借题避免多角混战而试图诱迫诚信党让路给伊党单挑上阵,结果事与愿违,功败垂成,得不偿失。伊党频频对国阵献媚,在希盟的选战总策略眼中,靠得住吗?这是一直萦绕选民脑际的问题。最近,霹雳州议会推选新议长,4名伊党州议员竟然弃投,间接衬帮国阵一臂之力。伊党这种政治操守,不是陈仓暗渡靠拢国阵,又是什么?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今次土团党靠拢希盟,公正党会否再次借题避免多角战而对伊党大开方便之门,诱迫希盟友党献出议席,哈哈… “成全大我”?不然,大家该怎么盘算?势要重演先前砂拉越州选举兄弟阋墙的下策,还是翻版最近沙巴州议会表决重划选区议案时,希盟议员神经乱投分岔票的烂局?

也许,大家也忘了追问,308政治海啸后大家说好的两线制政体,现在已经变成什么样?大家清醒吧!时辰到、时辰到、时辰到。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