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万赎金:盗亦有道?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6年6月19日

近年马来西亚独有的特色,就是屡屡发生信心危机时都和金钱挂钩,给 “现金为王” 口语带来新解读。从26亿令吉莫名其妙落入某人私人户头,到1MDB的140亿令吉错汇到英属维尔京群岛同名不同姓的Aabar公司户头,无不扑朔迷离,步步惊云。最近,我国4名华裔公民被菲律宾土匪绑票,家属为了赎回人命,变卖家产和向公众凑集1200万令吉,结果同样下落不明,甚至再闹出副首相、总警长及人质家属言论,前后互相矛盾的多重 “罗生门”。

这么多的钱,竟然笔笔人间蒸发,肇事者不必交代也不受制裁,相信马来西亚敢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公款频频失踪的案件此起彼落,包括这笔1200万赎金下落不明,说是偷龙转凤也好,假公济私也好,甚至苦衷难言也好,但一讲到钱,马来西亚的公信力马上受摧残,走出世界,马来西亚人很难在外国人眼前抬头。

先说这笔1200万赎金的背景。今年4月1日,4名砂拉越华裔公民黄德钢、黄德书、黄宏信及刘俊贤从菲律宾返回沙巴海道途中,遭菲律宾阿布沙耶夫恐怖组织绑架,人质家属有向社会筹集赎金。过后,6月7日人质获释,被警方 “软禁” 多天协助查案,“漂白” 一番后才能与公众媒体见面,坊间一直对赎金的去向议论纷纷。这里,发生许多货不对版的矛盾说词。

一、6月15日人质家属的讲法:4人质家属公布,1200赎金必须对外清楚交代。5月24日,家属从山打根丰隆银行提出1200万令吉,包括公众捐款和自筹的赎金,即时交给当地政治部官员处理。他们直言,若非警方交付赎金给绑匪,4人怎么可能安全获释?

二、6月16日政府的讲法:副首相兼内政部长阿末扎希于6月16日确认,警方确有收到人质家属交付的1100万令吉捐款和100万令吉房产押金,合共1200万令吉,警方是将这笔1200万令吉款项移交给菲律宾 “特定穆斯林合法组织”,与犯罪集团或恐怖分子无关。他也强调,这笔钱不是赎金。

三、6月17日皇家警察的讲法:警察总长卡立证实,人质家属的确筹获一笔款项,家属指称的银行户头也确实存在;但警方从头到尾没接触过该笔钜款,也不知道家属把钜款交给了谁。警方在整个援救行动中,只负责确保人质安全的事务,任何有关赎金的事项,警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更不会插手。

此外,卡立除了坚决否认人质家属曾将1200万令吉筹款交给政治部警官,也否认警方交付赎金给菲南武装分子,以释放4名砂拉越人质;他并表示人质家属所筹集的赎金,有可能是交给了第三方,人质家属若想对质,可针对这笔款项向警方报案。

四、6月17日内政部的讲法:内政部副部长诺加兹兰坚称,政府向来采取不缴赎金政策,因此,政府没有缴付赎金给绑架砂州4人质的菲律宾伊斯兰恐怖组织。他说:“钱是家属筹的,要知道1200万令吉赎金下落,请去问4人质的家属。”

综合以上各点,冤有头债有主,大家应该锁定国家至高领导人,即副首相兼内长的说词,并视之为关键。焦点是,赎金若是在没经家属同意下改作他用,被警方交予菲律宾 “特定机构”,这等同严重公家失信!副首相也必须当众公布,这个 “菲律宾特定机构”名字是什么?他们从事什么活动?警方若照副首相说词将赎金交予无名的 “菲律宾特定组织”,岂非鼓励伊斯兰恐怖分子将绑架活动 “外包” 给第三者?

事情过后,政府与警方还会有怎样的说词,我们不敢预料。看!国人被绑票,家属忧心如焚,甚至变卖产业筹赎金,政府非但解救不力,事后还来幸灾乐祸,这一切的一切,不禁让我想起一句英谚:“There is honour among thieves”,比较艺术的译法是 “盗亦有道”。想问:道道道,非常道,天道地道黑道白道,我国昌道在何方?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