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改写东南亚地缘政治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5年5月24日

今年,马来西亚担任东盟值年主席,也是东盟经济体 (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开跑年,具有地缘政治演变创新机的意义。于是,我特地多次通过泰国内陆,实地考察中南半岛国家老挝、缅甸及柬埔寨的陆路口岸及海港的战略性优势,当着个人学习和体验。

上周三国会,我有机会即席发问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长有关东盟经济体的课题,是否会在纳吉担任东盟值年主席时限内,带来任何里程碑。附加问题时,我也针对东南亚地缘政治演变的角度,询问我国针对东盟经济体的楷模与方针的战略性见解。

部长慕斯达法给我的的答案,看来老套和缺乏新见地,觉得泰国及缅甸比较懂得争取时机和先进国的接济,万一不小心,我们会远远输给这两个毫不抢眼的发展中国家。

在我访问泰老、泰缅边境地带期间,香港《文汇报》传出5月21日中泰两国要在广州签署谈判已久的 “克拉运河” 合作备忘录。与此同时,泰国《英文国家报》也传出官方报道,声明泰国、缅甸及日本将于7月上旬假东京举行的湄公河日本高峰会议时,签署 “缅甸土瓦经济特区” 合作发展协议。

后来,中泰两国官方公开否认有关克拉运河的开发事项,反而是土瓦经济特区的进度,显得如火如荼。这两项事,显示东南亚的地缘政治战略性价值开始转移,随着中国、日本竞相在位于大陆区东南亚的泰国抢滩角力,海洋区东南亚富裕国(新加坡、汶莱)的险要性将会褪色,而二级发展中国家(中南半岛的缅甸、老挝、柬埔寨及越南)将会经济崛起,至于一级发展中国家(泰国、马来西亚、印尼)如何驾驭天时人和地利来争取一瓢饮,将是改变东盟游戏规矩的一场大戏。

说实在,如果泰南的克拉运河及泰北的土瓦经济特区正式开发,泰国的得利可能性最强,通过互相角力的外资,不但贯通南北物流要脉,还能借新商机剿平泰南、泰北的宗教部落离异活动。

让我先谈泰缅边境的土瓦经济特区。土瓦(Dawei) 原名 Tavoy,缅甸军权政府逐渐开放后,便将土瓦视为缅甸未来的深圳,需与仰光迁都奈比多行动,同步发展。2010年终,缅甸政府宣布土瓦经济特区概念,占地约一万公顷,拥有深水码头优势,能通流安达曼海。由于位置临近泰国,缅甸政府已经积极联合泰国建立多项合作,往物流和基建工程方向开发,亮点包括水力发电、石化厂和炼油厂等。

泰国方面则马上见机行动,以桂河桥附近的北碧府 (Kanchanaburi) 为据点,打算以高速大道及泰北铁路支线,贯穿土瓦及北碧府两边,打造交通动脉,并将缅甸土瓦深水港与其他地方连接起来,整个商机也获得柬埔寨的共同参与,打开中南半岛的新契机。

中南半岛新契机

大家想想,中国正在大力推动 “新丝绸之路” 概念及 “一带一路” 计划,同时通过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亚投行”或AIIB) 催生经济滚动效应,如果马来西亚政治继续萎靡于土著特权及伊斯兰刑法思维,相信我们会溺毙于大方向发展洪流之中。

举个例子,5月11日香港《南华早报》网站刊登一篇《中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应把重点放在与东南亚的战略联系上》的文章,分析不同地区对中国存有各不相同的潜在经济价值。欧洲是重要市场、非洲和中东是原材料和能源的重要来源,而东盟是中国第三大的贸易伙伴,仅次于欧盟和美国。另一特点是,大多海外华人都散布在东南亚各国,对中国商品、人资和银资双向流动,有极大情意结的经济贡献。

再从地缘政治角度看土瓦经济特区,中国资助开发的昆明、曼谷新铁道,若向西延伸道北碧府,经缅甸到安达曼海,土瓦的地理位置便可视为中国岸外的 “西部沿海” 港口。这么一来,中南半岛的西部海岸,就会变型成中国西南部地区的海洋通道,物流和时间运作成本会大事减低。如果时机成熟,克拉运河也相继开发,从中东运向东亚的海运物资,今后无需绕道马六甲海峡,能缩短至少1000公里航程,到时,马六甲海峡和新加坡、柔佛深水港的战略性价值,必受挑战摧残。

虽然,克拉运河过去空谈了几个世纪,但在时下地缘政治和技术考量下,建设泰国克拉运河的确符合充足的经济理由。基本上,运河的建设成本估计为200亿至250亿美元,但运河开通能节省巨额航运成本,其全球性经济效应,将远超过刻在考虑或刻正开发的其他浩瀚型发展工程,我相信,亚投行肯定不会错失良机,会大力催生这个改变游戏规矩的计划。

站在泰国西北,瞭望土瓦滨海,让我感慨万千。一旦中泰缅三国,打通中南半岛铁路、土瓦深水港口和克拉运河,从今以后,有谁会比泰国更能改写全球的航运版图和能源物资供应线?到时,还吵什么伊刑法和土著特权呢?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