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赢,看谁先眨眼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5年5月31日

槟城虽是全国第三大纳税州,但自2008年国阵连续两届输去槟城政权后,便逐步施行斩断中央输至槟州物资补给线的策略,意图民联内需经济瘫痪。这个阴谋,大家可从中央政府公布第11大马计划(2016至2020年)纲要,看个淋漓精致。

最大的讽刺,是第11大马计划下,槟城分不到什么甜头,但是关于安顿穆斯林罗兴亚、孟加拉难民的责任,内政部长及全国总警长都抢先异口同声,认为槟城应该排第一、槟城要领先!
其实,槟州州政府和中央在政治、政策比斗,拼输赢的结局过去有先例。

1969年,联盟(国阵前身)全盘尽输给反对党,民政党林苍祐崛起组织槟州新政府,后经513流血事件洗礼,国会民主与联邦宪法冻结两年,国父东姑阿都拉曼被推下台,但由巫统主导国家行动委员会改写国运,扶持土著的新经济政策应运而生,正负面效应,一直延续至今。

回溯历史,在国家行动委员会“挟民主令诸侯”情况下,1971年国会体制光复,1974年敦拉萨成立国阵扩大联盟版图,林苍祐借势 “归顺” 国阵,后人美其名曰是为照顾槟州子民利益而 “勉为其难” 与巫统及其友党结盟。总之,屈指一算,从反中央州政府到被中央政府收编,前后不过五年光辉。反之,槟州民联政府力抗国阵,308政治海啸至今已步入 “七年之痒”,伊党党选后,政局有何变数,属实难料。

街坊有人追问我,大选尘埃落定后,政局是否仍以政党议程为重,还是托以庶民利益为先?也有人电邮问我,七年来,行动党槟州首席部长是与联邦政府针锋对峙,抑或兼容配合?有的更直接了当,你们民联是否有如当年林苍祐那般无奈兼务实,一边排拒巫统势力伸张,一边善用联邦物资,提升槟州基建和经济改型,“归顺” 国阵以便 “归顺” 槟州子民?

我没有大智慧的大答案。也许,说句玄话,政治比斗,输赢是看谁先眨眼那么简单。弹指之下,我们可以三个例子做考验。

隔山打牛之争

一、房屋发展业隔山打牛之争。据知,自去年9月开始,中央政府因联邦房屋发展计划在槟州难产,开始报复性拖延批准房屋发展执照及广告准证(APDL),相传至今槟州约有30单发展工程中招,房屋工程无法如期开工或销售。

此外,中央也规定举凡兴建超过18公尺的发展计划,本地发展商(包括槟州政府推动的可负担房屋计划)不得再向槟州消防局申请消防图册准证,而须改向布城消防总局申请,造成变相拖延,增加发展商运作成本。

若以每单发展工程总发展值 (GDV) 平均1亿令吉计算,被卡住的置地总发展值高达30亿,很多发展商和属下的价值链(包括建筑师、工程师、建材供应商、大小承包商、产业中介、建筑工人等)会因而蒙难,槟州内需经济会遭受挫折。

这场斗法,谁是系铃人?谁是解铃人?谁会先眨眼?好戏在后头。

二、分层管理法令隔山打牛之争。根据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及宪制消息,《2013年分层管理法令》原定于今年6月1日生效,每个州议会必须及时立法,或由州行政议会拍板通过,赋权有关联邦部长同步制定该法令在州属生效日期,同时授权部长委任联邦级分层管理仲裁庭。这样一来,州属人民才能针对组屋或公寓的分层管理纷争入禀仲裁庭,争取公道。此外,《2012年分层地契法令(修正案)》也会同步生效,以进一步保护高楼单位购屋者的权益。
据知,截至5月26日,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 “抢先” 于宪报公布《2013年分层管理法令》正式实行时,槟州州议会或州行政议会尚未依照程序处理相关州级生效的公文,6月1日高楼屋主的法律权益会获得怎样的保障?谁会先眨眼?

三、吉打南部新国际机场隔山打牛之争。第11大马计划槟城分不到甜头,然而中央管道有消息传来,声明联邦政府议决在吉打居林附近建立新国际机场,与槟州国际机场分庭抗礼。如果消息获得证实,槟州国际机场刻下身为北马航运枢纽的地位会被式微贬低吗?难道这也要看谁先眨眼了?

其实,谁能告诉我,当年林苍祐率领槟州反对党与巫统结盟成立国阵共政,到底是谁先眨眼了?怎样定输赢?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