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崛起后的 “华人困境”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5年6月14日

新加坡立国50周年,“SG50”标志在岛国四处飘扬,当地《海峡时报》应时应景推出20篇 “SG+50之未来趋势2065” 系列文章,刊毕后将结集成书。王赓武教授受邀为系列撰文,题为《中国崛起后的新加坡‘华人困境’》。最近,我国政府与军事长官假新加坡 “香格里拉极锋会” 高调指责中国超越南海九段线界限,侵犯我国海域,南中国海是否从此纷争毕现,委实难料。

王赓武教授是专研中国民族主义及海外华侨历史的权威,生于印尼,长于马来西亚,负笈中国、马来亚及英国,曾于澳洲国立大学、香港大学、马来亚大学执教,现为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兼东亚学院主席,60年代末曾与赛胡申阿拉达斯博士为民政党联合草拟党章,是学术界的地标,加上人生阅历深邃,文章功力不啻掷地有声。

际此习近平领导中国提倡 “丝绸之路经济带” 及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南经北纬经济区概念,继而启动 “一带一路” 策略,配合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AIIB) 的设置,大有驾驭世界海洋据点及影响圈版图的野心,是地缘政治的重要演变。

然而,习近平的动作,竟在西方踩踢美国神经线,在东南亚则引起东盟国家的警戒,两者同时掀起平衡心术战,一边厢美国趋向军事及经济制衡中国,另一边厢东盟则在寻觅策略性均衡中美势力的良方,尽量避免卷入中美两者择其一的困境。然而,归根究底,却没人能够抓摸中国扩张经济影响力的真正目标是什么。

王赓武针对新加坡是东南亚华裔社群集聚地特性,剖释当地华裔在中国崛起的环境中,是否会受传统情意结所困的思维。他引用郑和下南洋的史迹来突显近代中国的海事能力,但直至目前始终全面收敛其建立海洋帝国的潜能,来印证中国锁定的目标,不是海际霸业,而是基于经济及科技考量来突显华夏文明的特性。

王赓武虽没直接对习近平的扩张动作落定评语,但他引用中国明朝南洋海巡、1845年中英鸦片战争、1945年中国战后光复、1949年共产赤化中国寻求政治新定位等远近史效历,再次印证中国因国内外因素而远离英美式帝国主义意识,足见他的用心良苦。

后来,1965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独立开国,随即印尼政变激发排华流血事件,大批印尼华裔受遣回归中国或自动逃难,造成中国与印尼断绝邦交25年,是考验华裔侨民在动荡时期被迫归顺效忠何家为祖国的悲惨过程。当时,中国内陆也正掀起无产阶级大革命的斗争,侨民遭遇犹如逃出热锅却掉入烘炉火的悲剧,整个时空面对无限迷惘和绝望。

均衡各方势力

马新分家后,新加坡华裔与中国联系出现转捩点,正值后尼克逊总统时代,环球冷战随即结束,李光耀远赴北京会见毛泽东,继后邓小平开放中国经济围墙,官访新加坡考察,稳建双边友好关系,新加坡抢尽鳌头,注资中国发展工程。新纪元后,中国经济起飞,双边贸易看到互惠互益的绩效。在东盟平台方面,2002年朱镕基代表中国与东盟签署经济合作架构合约,为双边经济共荣铺下稳固基石,但新加坡却也同时牢扣与美国及欧盟的脉搏,抓到左右逢源的好处。

王赓武解释,新加坡是华裔精英领导的城国,基于经济与保安考量虽与美、欧等西方国家结盟,但中国崛起后新加坡华裔对大陆情意结的倾向,肯定会引起东南亚邻国的垂注,因为,东盟一般印象是,只要中国发生任何变动,当地华人的应变意识将会带动东南亚华裔的思维。

但是,王赓武认为新加坡独立后,华裔的思维已经大事改变,绝对不会对中国盲从,原因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新生代是崇尚多元文化的特征,注重 “新加坡人” 的身份。唯一的思虑,可能是新加坡华裔秉持的 “新加坡人” 特性仍会保持与延续华人的特性,大有藕断丝连的嫌疑,因而,新加坡人如何看待自己的文化根源,以及中国如何看待当地华裔的多元特性,仍会带有冲击。

无论如何,王赓武的结语是比较忧虑东南亚地缘政治的纷争,若是牵涉中国及非东盟势力,牵一发动全身,到时新加坡如何均衡各方势力,继续争取繁华安稳,才是新加坡独立后第二个50年(SG+50)的最大考验。

大马华人,你觉得我们也有 “大马华裔困境” 吗?来日方长,咱们往后的路,该怎么跑?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