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联已死?半死?还没死?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5年6月21日

政治变迁瞬息间,到底民联是否已经崩溃解体,隔夜间民联领袖皆变成瞎子摸象,各说各语,真叫草民和民联支持者情何以堪,今夕是何年。

民联似乎抵不过308后七年之痒的考验,三头马车各自跑的险象,愈加纤毫毕露。一来,行动党在伊刑法课题采取绝不妥协的立场,引来伊斯兰党代表大会议决断交,因而率先宣布民联不复存在;二来,公正党讯息最暧昧诡异,遗憾火箭、月亮两造议决之外,党主席旺姐坦承民联已经不能 “正式运作”,署理党主席阿兹敏却宣布民联尚可挽救、身陷牢狱的党精神领袖安华则吁请三党延续当年推翻及取代国阵的斗争精神,活像没有立场的立场;三来,伊党则等待火箭、蓝眼公开表态后,才断然重申民联依旧存在,极尽投机之能事。此外,党选中全军覆没的伊党开明派不断传出另起灶社的意图,结局尚待下回分解。

与此民联全军混乱时刻,国阵阵营里内乱四起,巫统党魁纳吉因1MDB债台高筑、账务不明而遭受老马和党内异议分子猛攻,酝酿内阁改组的传言;国大党内阋炙热,出现主席与署理主席互相罢免的局面;巫统部长与柔佛宫廷斗嘴,掀起柔佛宫廷割离自治的情绪。总之,朝野双方政治问题丛生,国家货币兑外汇率猛泻不振,家债国债节节挺升,种族宗教纷争此起彼落,举国失去方向盘,乱象十足。际此穆斯林斋戒月,国阵内部及民联三造纷纷借机稍息干戈,但街坊都在告诉我,大家看穿政党都在盘算各自的政治利益,各怀鬼胎,开斋节过后,会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季节。未雨绸缪,且让大家检讨民联走过的路程,温故知新,重振方略再起飞。

首先,所有在野党必须面对现实,认定民联已经走到穷途末路,崩溃解体,是在野党组合的第二次失败。所不同的是,民联的前身 “替代阵线” (Barisan Alternatif) 比较夭寿,创立两年多就解散,而民联组合经历7年多,但终难逃解体命运。

但最重要的一点,是作梗两者的败因却一样,大家都是针对伊斯兰教旨引起的纷争,一拍两散。

1999年大选,伊党不顾 “替代阵线” 协议,在选战最后关头单方宣布将在登嘉楼执行伊刑法,害到行动党来不及进行资讯漂白。结果,伊党夺得登嘉楼政权,火箭双雄加巴星及林吉祥,双双则在槟城日落洞及升旗山国会选区败选,为行动党付出沉痛的代价,必须等到2004大选,转换选区,才能重回国会殿堂。2001年,美国遭受9/11伊斯兰恐袭,整个世界思维产生大转变,行动党也在不久之后宣布退出替阵,替阵也从此夭折。

想不到,在野三党经历2008年大选的辉煌成绩,虽然无法入主布城,却能成功踢掉一个巫统首相,在 “人民阵线” 松散组织里结集力量,社团注册尚未到手,却在7年后,重演 “替阵” 的解体下场,到底是历史的残忍,还是人为的惩罚?

其实,民联是后2008全国大选的思维结晶。308大选前,三党只是达致君子协定,互不派员三角战,一致与国阵直接对垒。结果,除了伊党成功稳住吉兰丹州政权,三党在槟城、雪兰莪、霹雳、吉打各有斩获,“意外” 夺下州政权,也在国会夺下82国会议席,杜绝国阵三分二多数权。后来,霹雳民联议员变节,造成国阵夺权,那是后话。

2008后,三党决定组织民联,接纳《民联共同政策架构》,但2013年大选,伊党沦失吉打州政权,民联光复霹雳失败,伊党宗教司和保守派决定重提伊刑法老调来维持票仓,同时不惜倡议 “穆民团结政府” 而频对巫统眉来眼去,往后发生的民联内部矛盾和火花摩擦,现今已是斑驳历史。

道不同则不相为谋

历史证明,伊斯兰党一而再次的反复无常,颠覆共同政纲,借伊斯兰教旨试图串改联邦宪法世俗国体制,是叛国逆民的乱匪,以往和以后,决定不会改性。第二,伊党长老派及宗教司以个人教旨倾向排斥妇女的法权和地位,有时更以性奴眼光视之,在大同平权时代,是开文明倒车的败类。古语曰:道不同则不相为谋,公正党与行动党应该从此认清伊党当前宗教司派核心领导的虚伪嘴脸,不能再天真下去。

说的更白,公正党及行动党不能屈服于伊党的教旨主导的政策,更不能屈服于哈迪阿旺个人狭义宗教主张的霸权淫威。马来西亚人要求的,是维护联邦宪法下的人民法权、自由公正平等的社会体制、国家财富均分的允诺。现在事后孔明来看待民联的死亡,其实大家不必存有任何惋惜。7年前的民联共识,只是为避免大选三角战来连纵制衡国阵的基本盘,只属短期性的权宜之计,何况接纳四年有余的《共同政策架构》,也再三被伊党宗教司派否定践踏,注定民联此路已断,必须转道驰行。

因此,摆在公正党与行动党眼前的燃眉之急,是如何回去向全国53%选民的选票委托,做个干净利落的交代。马来西亚的兴亡,不是攸关伊斯兰教如何通过伊刑法惩罚犯罪的人民;马来西亚的兴亡,是胥赖国家领导如何铲除贪污舞弊、消除低薪贫困、通过良好经济体制确保富国强民。马来西亚的兴亡,是看我们的领导如何战胜眼前的贪婪,继续推动中庸策略,维护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多元文化的建国理想。

但是,眼看在野三党痛定思痛后,仍在 “民联已死?半死?还没死?” 诠释中纷争徘徊。小心,人民很快会以无声行动,来表示他们的恶心和厌倦。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