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别在坟墓里翻滚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5年7月5日

一马公司 (1MDB) 债台高筑、资金走失的丑闻,被国内外媒体连续数月爆料,当事人至今竟无法捧出现金对证,事急马行田,管理人祭出变卖产业套取现金减债的策略,事实却赤裸裸暴露,这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的下策,压力好像雪球越滚越大,连看戏的人也感到窒息。

事件进入高潮,7月3日《华尔街日报》爆出 “纳吉26亿入袋” 指控,首相应该是度过人生最煎熬的一天。当天大清早,一马公司领先澄清否认;午间,首相署脸书继而发出同样澄清,却引致网民猛攻;午夜时分,逼得纳吉本身必须亲自出面,绝地大反攻,开炮指责这次污蔑的幕后黑手,是前首相马哈迪。

纳吉面对公信破产的压力,局势瞬间恶化,这里出现两个困兽心境,让我们分析。

7月1日下午,内政部对《The Edge》媒体集团出版人兼首席执行员何启达发出公函,指责《The Edge》财经周刊刊登有关一马公司的文章,引起人们对政府与金融机构的混淆与怀疑,并限定该报在7天内解释为何不应受到内政部对付。7月2日,内政部长阿末扎希亲自出面数落《The Edge》,特别宣称问题报道是有关沙地石油国际公司融资一马公司的资讯,恫言 “谁吃辣椒,谁知道辣”!

不言而喻,如果内政部继续施高压,《The Edge》的印刷及出版准证分分钟会被撤除,再也不能刊登吹哨子的新闻。因此,第一个困兽心境的分析,就是由内政部长出面,打压新闻自由运作,一手遮天把丑闻硬硬盖下来。

另一方面,在本国发售的外国报章,虽然无需本地印刷及出版准证,但外报的本地承印商却会被施压,停止外包印刷服务。这些伎俩,过往在马哈迪时代频频使用,颇能奏效,只是目前盛行无边疆网络及寰宇电视,一旦丑闻爆开,星星之火马上足可燎原。

政府知道纸包不了火,所以,第一群出来为纳吉洗板的巫统部长,是来自巫青团的首届部长凯里及拉曼达兰双重奏,攻击重点皆是老掉牙的论调,共同指责《华尔街日报》的新闻来自路边社,没有实据佐证。7月4日,首相署派出纳吉最资浅的政治秘书莫哈末凯伦(Muhammad Khairun Aseh)放话,声明纳吉将会法律对付《华尔街日报》,借无人能够涉嫌藐视法庭的漏洞,暂时杜绝刊登更多吹哨新闻的管道。

巫青团及首相署这种种否定症候群,顿时腾现两个关键。关键一、《华尔街日报》爆出 “纳吉26亿入袋” 新闻,劈头第一段就说,它的新闻根基是来自一份 “专为马来西亚政府草拟的官方调查报告”。

这句话,马上踩及首相署的神经线,因为市面消息相传,授权这份 “专为马来西亚政府草拟的官方调查报告” 的单位,是国家银行 Bank Negara。我国国家银行是因接到新加坡金融管理局 (MAS) 针对一马公司附属公司在新加坡汇款纪录出现数据不符报告后,不得不采取符合国际金融指标的后继行动,以免国际犯规。

关键二、截至本专栏定稿时,首相署始终未曾斩钉截铁地直接否定《华尔街日报》声明的新闻源头,是来自 “一份专为马来西亚政府草拟的官方调查报告” 这句话。令人感觉吊诡的,反而是纳吉午夜攻击马哈迪的新剧情。问题是:马哈迪会怎样反攻?如果结局是两败俱伤,纳吉输得起吗?

内外受敌处境堪虞

如果大家依据剧情的演变流程会发觉,《华尔街日报》新闻被情报渠道点出是基于国家银行的官方调查报告后,首相署最先的公开反应,是在见报当天下午出街,当时的语气是:“有‘特定个人’在背后持续发动的政治阴谋”。岂知,在首相署发布初步文告的大约时刻,香港网络媒体《亚洲前哨报》爆料,宣称《华尔街日报》可能是通过马哈迪,取得马来西亚调查单位的发现 “纳吉26亿入袋” 的线索。此外还说,马哈迪手上还有更多猛料未曝光。

当我们把这些资讯出街的程序逐点排列分析后,会觉得纳吉在当天开斋后的午夜时分,正式开炮,指责私通《华尔街日报》的祸首,就是马哈迪这个 “特定个人”,实在有点令人啼笑皆非。理论是这样,除非是首相署逼使国家银行印证《华尔街日报》的新闻源头是国家银行本身的官方调查报告,否则,单靠《亚洲前哨报》的揣测性报道而向马哈迪开炮,是难以令国人信服的做法。同样的,如果国家银行的内部官方调查报告,被证实是内鬼窝里反出去爆料,那么,纳吉内外受敌,处境的确堪虞,不是展延巫统党选就能轻易解决的个人危机。

因此,我所谓的第二个困兽心境分析,不外是纳吉六神无主,自陷困兽死角,澄清越辩越浑,现在竟想转移视线,1MDB乱账放两边,由纳吉和马哈迪单对单直打。这样任性地拖累整个国家经济前路,该当何罪?

就事论事,纳吉和马哈迪都是欠恩敦拉萨的政治人物。1969年,马哈迪被前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开除,1973年被继任首相敦拉萨引回巫统,1974年受委教育部长,此后平步青云,政坛得意,1981年起担任首相22年。纳吉是敦拉萨的长子,1976年敦拉萨英年逝世,子凭父贵,纳吉年值23岁就能替代亡父北根国会选区至今,经历近40年政治磨练。2009年替代伯拉,担任第六任首相至今,经历买贵法国潜艇、蒙古女郎无头公案、继之1MDB资金走失乱件,若与敦拉萨相比,难免令人油生虎父出犬子的分别心。

现在,马哈迪竟与提携恩人的后嗣对斗,敦拉萨尸骨已寒,难道还会感到痛心,在坟墓里翻滚吗?看到国家政治伦理竟然辗转到此等地步,难道我们只抱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 的悠然哲理?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