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DB如何剧终,关键在新加坡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5年7月12日

今年的伊斯兰斋戒圣月特别另类,众多穆斯林领袖不再避忌斋月戒律而公开互相污蔑,舆论界顿时陷入严重烟霾。但很明显的,纷争大多与一马公司(1MDB) 资金流失、管理层出现十个锅五个盖的420亿令吉倒债危机有关。

最近《华尔街日报》连环爆料,指控一马公司资金流失涉及首相纳吉在马来西亚入袋26亿令吉、刘特佐在新加坡入袋19亿令吉的大事件,使课题热度飙高。网络内外的民间一直追问:案件几时水落石出,元凶几时锒铛入狱?

与此同时,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 (MCMC) 发文告,劝告公众停止在社交媒体,包括手机通讯平台 WhatsApp 散播改图、不实新闻或揣测等可能抵触国家法律的帖文,并再次警告当局有权应用《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第211或233条文对付,一旦罪成,将可面对罚款不超过5万,或监禁不超过1年的惩罚。

可是,数码时代的网民也不甘示弱,有人在面子书这么诉求:“政府只懂得使用法律来对付网民,那你为何不以正对邪,索性叫首相开诚布公,打开账簿,逐点回答,直截了当,一了百了?”

检讨一下,一马公司资金流失、倒债危机从去年9月爆发,辗转拖累到今天已近一年,可是,一马公司高层管理及顾问团主脑纳吉本身的应对手法,委实暧昧取巧,过分回避关键疑点,至后在国会公帐委员会施压下,才引入由律政司、国家银行总裁、国家总警长及反贪污委员会主席组成的特工队,进行调查工作。

特工队投鼠忌器

可是,由于4人特工队在公务章则上必须听命内阁首相,而首相本身竟是调查对象,特工队面对上司难免投鼠忌器甚至脚软,加上特工队四个演员的背景各有负荷,不可能明镜高悬来担任抽丝剥茧的使命。因此,民间浮现 “做贼喊抓贼” 的疑虑,认定纳吉会预先制定审查范畴,阻碍调查,必须交由皇家委员会取代,造成四人特工队的公信力,面对巨大疑问。

说个明白,纳吉眼前的危机,底线是彻彻底底牵涉到公信力破产,早已失去回头路,就算至终他能讨个清白,但公众形象肯定已经扫街。原因很简单,一马公司是纳吉的心肝宝贝计划,事情爆发后任它发酵太久而彻底失控,加上管理层严重失职,不是答非所问就是前后矛盾,留下声名狼借的刻板印象。例如,《华尔街日报》爆料 “纳吉26亿入袋” 新闻,在巫统挑战下更以图文佐证,纳吉的回应,不是斩钉截铁地直接否定私人户头的存在,而仅是尽量表白自己从未公币济私,留下“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伏线。现在公信力面对四面楚歌,乃是咎由自取。

现在的问题是:一马公司涉及舞弊是否已到尾声、纳吉已陷山穷水尽的绝境?

这里,必须先提我国国家银行,身为国内外资金流及汇款关卡的守卫,总裁洁蒂不但严重被动,而且是在国际金融规格监视下,不能不动。7月5日摆渡人专栏提到,国家银行是因接到新加坡金融管理局 (MAS) 针对一马公司附属公司在新加坡汇款纪录出现数据不符报告后,不得不采取符合国际金融指标的后继行动,以免国际犯规。这个讯息,已在7月10日《华尔街日报》获得证实。

根据《华尔街日报》引据报道,今年3月13日,新加坡警察属下的可疑交易呈报处总监 Chua Jia Leng 发函我国国家银行,阐明在2011年至2013年期间,总共有5亿2900万美元(约18亿9000万令吉)存入刘特佐控制的账户。新加坡警方也在公函中声明:“如果犯罪行为所得的款项已经转汇到新加坡,我们将确定这是否是在新加坡触犯的罪行。”

大家可见,这封新加坡警察公函是充满婉转的外交语气,但内涵充满杀机。如果大家回味1986年前马华总会长陈群川因马泛电汇款疑案,触发股市停止交易三天,结果在新加坡明月湾定狱两年,可见新加坡铁法无情。二十余年后的今天,新加坡已经取代瑞士成为保密汇款的国际枢纽,李光耀的远瞩和坚持,是不容非法活动所亵渎,为了扶持它在国际金融界的声誉,它会严厉执法。这次,刘特佐若在新加坡行差踏错,会有什么结果?大家拭目以待。

可疑账户共同共享

无论如何,纳吉、刘特佐的可疑银行账户,皆有共同、共享的痕迹,那就是汇款完毕后,就急忙关掉户头,等如灭尸。

一、7月9日,四人特工队发文告声明,指纳吉被《华尔街日报》揭露用来 “26亿令吉入袋” 的 AmBank Islamic 账户,早在2013年8月13日及2015年3月9日,分别关闭。

二、7月10日,《华尔街日报》报道,新加坡可疑交易呈报处调查发现,刘特佐位于新加坡的银行账户,是设在 BSI SA 瑞士银行。刘特佐账户的存款,乃经由一家名为 Good Star Ltd 的公司,通过这家瑞士银行的一个商业账户转账汇入。新国警方也在3月13日信中指出,这个瑞士银行账户,同样已在2014年2月关闭。

巧妙的是,《华尔街日报》报道也说:“马来西亚政府今年初表示,其全权拥有一马公司在新加坡的一个 BSI 户头,掌控11亿美元(约42亿令吉);只是一马公司与刘特佐在新加坡的BSI户头,两者之间是否有关联,目前仍待确定。”

这种情况下,人民难免要问:如果一马公司刻意拖延时间,同时逐步执行 “灭尸行动”,将电脑数据、书面单据、云端资料库、董事会及管理层会议纪录一一人间蒸发,到时,国会公帐委员会及四人特工队如何将证据还原?也许,到时只有依赖新加坡警察及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看看他们的电脑大数据和廉洁制度,经过外交渠道还管不管用。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