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从没见过下雨吗?

 

光华日报《摆渡人的歌》专栏 | 2016年6月5日

专栏见报时,刚好是大港及江沙双补选提名日。这是两场不会颤动国家政局的补选,国阵/巫统会以险胜当大赢,而反对党则因互相阋墙而迷失大方向,甚至忘却那些年燃烧民心的 “入主布城、改朝换代” 的呐喊。说是假命题也好、事后孔明也好,当政治人讲话不断前后矛盾、自打嘴巴时,选民已经开始厌倦和万般疲惫。我深有同感,每每夜深人静时,感触良多,心涌愤怒。John-Fogerty

不晓得,这个年代的青年还懂得愤怒吗?1960年代,美国以反共主题涉入越南正规战,也在自己本土激起民怨。许多年青人被征兵入伍,送去越南帮人打一场不知所以的战争,许多人平白丧命异乡,许多人退伍后患上战后后遗症,因神思错乱而难于重被社会接纳。这个年头的美国青年都很愤怒,通过种种方式发泄他们的情怀,当年的摇滚音乐那么朝气蓬勃,也拜战争鼓动的迷途所赐,留下许多经典歌曲,宣扬和平。

我在后越战时代随摇滚音乐长大,根本不懂越战的血腥背景,听到好歌便会学唱,其中 Cr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 (CCR)乐团一首经典歌《从没见过下雨吗?》(Have You Ever Seen The Rain?) 印象最为深刻,简简单单几个和弦就能嘶喊出满口味道来。那些年,喜欢 CCR 的歌曲还有 Lodi、Bad Moon Rising、Born On The Bayou、Who’ll Stop The Rain 等,至今记忆犹新。主唱者是John Fogerty。

他是越战时代的愤怒青年,对尼逊总统哄骗美国人的行为非常不满,经常随人群上街示威。1965年正值20岁时,被征入伍成为后备兵,1967年正式退伍,收到信当天太过兴奋,便冲进房里写了脍炙人口的 “Proud Mary”,从此在歌坛上留名,从油站工人变成天皇巨星。眨眼,John Fogerty 今年已经 71岁了。

2013年 John Fogerty 68 岁,特地出版纪念专辑《为每个人写首歌》(Write A Song For Everyone),将一生的经典歌曲串成回忆,重新编曲重新灌录,并在特辑手册里道出每首歌背后隐藏的故事。

原来,《从没见过下雨吗?》这首歌背后,唱的竟是登峰造极前就已功败垂成的心酸代价。John Fogerty 这么写道:

“我写这首歌的时候,我知道我的乐队 Credence 快要决裂了。我们曾经一起攀过山头,追到许多曾经梦想过的目标。我感觉到,当我们快要爬到最高峰时,我们开始制造人为的障碍,最后也将我们的乐队拆散了。

“这和大自然一样,当你艳阳天时天会突然下雨。很矛盾,因为这两个东西不应该同时发生的。我们应该尽情享受艳阳天,但我们竟然却选择制造下雨天。

“很多很多年都过去了,现在,这首歌已经给我不同的解读。我找到彩虹了。”

说到音乐本份,John Fogerty 这张68岁专辑做得很用心,《从没见过下雨吗?》特地找了 Alan Jackson 一起合唱,编曲法除了保持原有的经典和弦,也加入 steel guitar、纯音吉他及 banjo 野味声,同时刻意找回60年代味道的 B-3 电子琴声,呼唤美国人重回田园音乐的祥和氛围。对我来说,在尖端录音水准下保住 HiFi 韵味,但雨后彩虹的画面却油然而生。回味一下,歌词这么写:

“很久前,有人告诉我
暴风雨前总会有一阵宁静
我知道的,因为从来都是这样的
他们也说,当一切都过去后
艳阳天也会下起雨
我知道的,雨会像阳光一样倾泻下来
但我想知道,你们从来没见过下雨吗?
我想知道,你们从来没见过下雨吗?
艳阳天竟然下起雨来了?
昨天,和昨天以前的昨天
太阳很冷,雨也无情
我知道的,一生中都是这样的
一切,都会这样的永远滚下去
像一个圈圈,快时慢时
我知道的,它不会停下来,奇怪(它不会停下来)

但我想知道,你们从来没见过下雨吗?
我想知道,你们从来没见过下雨吗?
艳阳天竟然下起雨来了?”

这两场补选,希望我的同志们别再在攀越山巅前自找麻烦。听听歌平下气,雨后彩虹,相信我,会是很美好画面。

About Jeff001 140 Articles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2008 - Present) Columnist
Contact: Website
%d bloggers like this: